稻哲

还原人物无攻受,唯拒瑞嘉吃不下。——稻哲

{}

Prefer:敬这一场去他妈的人生。
   
   
  
   
   安迷修的旅店座落在阿尔瓦湖畔,坐地面积不大,服务态度优良S+,在旅游旺季绝对是最先没空房的那家。 
  
   
  这旅店很阿尔瓦湖——有所不出来的舒坦。 
   
  
  这旅店的伙计也很阿尔瓦湖——堆积如山的故事压缩成一小撮。 
   
  
  这旅店的种种事情更阿尔瓦湖了——苦瓜榨汁 +超甜椰奶+100%柠檬汁
   
  
   阿尔瓦湖——一座无言以喻的湖。 
  
   
  “格瑞,请帮我去徳克兰摘几朵格兰杰,小姐们喜欢那个!哦拜托我们时间不多了。” 
  
   
  “凯莉!不要玩了快点把桌子擦干净!第一批客人还有两个大时刻度就到了!” 
  
   
  “我在剪花圃,安迷修你代我开车去吧,钥匙在柜台。” 
  
   
  “嘿安迷修!是凯莉——小姐!你的骑士素养呢?上帝啊你终于抛弃它了吗? 钥匙接着。” 
   
  
  “好的我这就去,格瑞你加油剪花圃。” 
   
  
  “哦亲爱的凯莉小姐我不觉得这种时候我应该保持称谓,毕竟您所负责的桌面到现在为止才干净了四分之一,快放下您的手机吧!” 
   
  
  说罢安迷修蹭噌噌跑向后门,手臂一抬刚巧接到钥匙。
   
  
     车子是旅店公用的,上世纪的老古董也是旅店的亮点之一。 
   
  
   徳克兰山谷地处阿尔瓦湖东头,但是这却不是个旅游的好去处——德克兰山谷是片不毛之地——常年黄沙漫卷,仅有七月的特大积雨云流擦边路过的时候,磨砺的沙地会覆上新绿,一种名叫格兰杰的赤色小花才会生长,当然了,不只有格兰杰会生长。
   
  
  但众所周知的——总会有几个与众不同之人追寻这些异地,那怕众人将其称之“怪胎”。 
  

  举例,玳瑁镇第一大街五号奶茶店的居住者——艾比,以及——她亲爱的老弟,埃米。 
  

  现,艾比踏着慢悠步子走在柏油路上,柏油路镶嵌在不毛山谷里贯穿了东西,灰黑路面和干净空气配对让人颇感愉悦。
   
  
   艾比拉着皮箱哼着独属于她的悠闲小调,下巴一点一点是节奏的响应。野外的风呼呼略过她的宽沿遮阳帽,小姑娘听着耳畔的风曲,玫红玻璃珠似的眼睛左右摇摆——这便是欢喜了。 
   
  姐终于,终于出来了!!!让他们那些烦人的东西滚蛋吧!还有我想你啦傻子!
  

  干燥空气里声波的传速总是很快,车轮碾过路面的声音正远远传来,艾比姑娘甚至已经听到汽车的引擎声了。 
   
  
  安迷修驾着车火急火燎的行驶在路面上,现在距离第一批客人到来只剩一个大时刻度了,但是很快他就觉得其实时间也不是那么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辆老古董了。艾比想到。只有傻子才会留着这种上世纪的老车子。
   
  
  安迷修手控着方向盘,车厢里回响着轻快的流行曲,车速与刚刚才同路的十六岁姑娘一致。他摇下车窗——就像艾比想的,这确实是一辆老古董,车窗甚至是手动的,但是车辆被保养的相当不错——安迷修,笑道。
  
  “艾比小姐怎么是您?要搭顺风车吗?”

  看吧,就是这傻子。
  
  “当然!” 

         安迷修送了口气,曲子是临时放的,气氛是临时伪装的,安迷修的喉结上下一滚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虚,哦他真的快迟到了,但是放着姑娘不管不是他的风格,更何况这姑娘是艾比。
  
   
  于是刚搭上车的艾比突然发现在她落座以后车速蓦然加快,这傻子大概有急事,艾比的小直觉biubiu的响。 
   
  
   艾比看着目的地的建筑物突然一拍大腿——这车真是搭对了! 紧接着在木篮子的安迷修惊讶的目光下掏出了旅游许可证。 
   
   
  “姐是你们顾客哦。没想到吧安迷修,姐又又又又又又来了!”
   
  
  整一沓的格兰杰被整合安放在木篮子里,不过这一篮格兰杰将不会履行它装饰旅店的光荣使命,它要被吃了 。 
  
   准确的说,要被艾比吃了。 
  
   更准确的说,要被安迷修拿来熬汤招待艾比了。 
   
   
  安迷修熬着汤庆幸着自己采了三篮格兰杰,然后无比自然的拿起胡椒粉朝汤里洒。
   
   
  “哦亲爱的安迷修先生,本小姐友情的提示你——祖玛回来会砸了你的房间的,这篮格兰杰她已经预订了。” 
   
  “我今天采了三篮子。” 
   
  “啧。”
   
   凯莉vs安迷修,安迷修胜。 
   
  胜利的安迷修娴熟的将汤装碗,加菜,上桌。 
   
   
  艾比这时已经取了房牌磁卡,她转了转眼珠便在用餐处找了处视野好的地方落座。 她捋了捋右胳膊,就好像袖子下面有着不可告人的什么东西。桌面上有一杯凉白开,端着白瓷盘的格瑞对她欠了欠身便继续去忙活花圃了。 
   
  “有事请叫我。”临走前格瑞说。 
   
  “O——K的!” 
   
  十六岁姑娘的内心是什么样的?这大概只有十六岁姑娘能回答了。 而艾比并不是很开心,她对所有人微笑,对所有人开心,但她仍是个不快乐的姑娘。 她又来这里了,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不快乐姑娘安静的缩在有靠垫的长椅的最里面,就像一只想把一切都缩起来的小乌龟。安迷修瞧见这幕愣了愣,端着盘子的手依然平稳,但是安迷修的嘴角却在三秒弯了起来——他现在知道这个姑娘不有事了。
  
   
  “嘿艾比小姐,要尝尝徳克兰特产吗?徳克兰和格兰杰的汤!” 
   
  艾比呆愣了片刻,随即转换快乐姑娘模式。 
  
  “好喝!!!哇它叫什么?” 
   
  “它叫徳克兰和格兰杰的汤,嗯对,就是——徳克兰和格兰杰的汤,很好玩对吧?” 
   
  “噗……这是什么鬼名字啊,但是姐喜欢!” 
   
  “我也喜欢。” 
   
  这是安迷修看着快乐姑娘的眼睛,安迷修的眼睛里生长着活气而深邃的森林,快乐姑娘就这么看着,她突然有些想哭,想变成不快乐姑娘然后大哭一顿。 
   
  我真是有毛病,居然对一个遇到了不到半天的人想要哭。艾比眨了眨眼睛,有些湿的眼睛又变成有些假的快乐姑娘的眼睛了。 
   
  “不错嘛安迷修!招牌又多了一个!”

          安迷修没说话,他在等艾比把汤喝完,为了不让她尴尬安迷修拿起一份报纸阅览起来。

【凹凸新闻娱乐版——八卦八卦八头条】 

  玳瑁镇一号街大事件!!!五号奶茶店店主不知所踪!!!副店长埃米却淡定表示他姐又出门了。 
   ……


            继续翻。 

   
  【凹凸新闻·中央新闻】
   凹凸医学院再度发现一名“沙漏生命者”,迄今为止已有2人得此重病,医学院院长发表报告…… 
   ……

  安迷修盯着这个版块缄默良久,当艾比终于喝完整弯汤的时候,他还在发愣。 
   
  “姐饱啦!”
   
  “嗯?嗯好,艾比小姐可以去苏瓦尔瀑布看看,那里很漂亮,或者是钟乳石溶洞,哪儿也很美。”
   
  “嗯嗯!姐当然都会一一浏览的啦。上次我可没去成。”
   
  安迷修边收拾餐具边给艾比推荐,艾比拖着腮眯着眼睛开开心心的应答。 凯莉倚着门,瞧着艾比若有所思。
   
   
   下午艾比拿着摄影机只身前往苏瓦尔瀑布,艾比的胆子不大,但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她可以无所畏惧的里站在苏瓦尔瀑布脚下,举着摄影机去拍照。豆大的水滴扑咬住她的鼻尖,扑湿她衣襟,而她咧了咧嘴报以无视。
   
  
  石头路滑啾啾的很是难走,巴不得让每个过客都摔上那么涕天地哭鬼神的跤,艾比没能幸免。她有些笨拙不爬起来,拍拍摄像机的水便一言不发的准备回程,光线将她勾勒,形状有些孤独。 

           

         日暮才回到了旅店,安迷修递给她一沓白呼呼暖呼呼的的棉线物品,毛巾,浴巾一样不差。 

   
  艾比和安迷修的眼睛又对上了,艾比迅速低下了头,不快乐姑娘在对艾比说:“你快让我出来!!”而快乐姑娘说:“别让她出去祸害人!” 
   

  扯淡死了。 
   

  艾比抱着棉线物回了房间,顺便把鞋子踢向某个总之她不会看到的地方,便把自己砸进绵软的床铺里。她的手指揪这被子边缘,膝盖曲起,腰背弯曲,缩起来。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只剩屋里的钟滴滴答答的响,声音越听越大,艾比突然有些累,突然又有些想哭,还有些漠然。 
   

  艾比听着钟表声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她摸下床却又感到无所事事,找不到鞋子的赤着脚走下楼,守夜的格瑞想提醒艾比要穿鞋,但凯莉扯住了他。 
   

  “她应该穿鞋出去。” 
  “相信我她不穿会更好。反正安迷修那个二不愣登骑士会把她背回来的。

  
 艾比光着叫走到阿尔瓦湖畔,脚掌下的石子儿并不咯脚,她看着仿佛和夜空融为一体的湖水缄默不语。安迷修也站在湖边,他低头看到艾比的没有穿鞋的教蹙便起了眉头,刚想开口艾比就抢他一步问道。 
   
  “安迷修……你为什么要待在这儿啊?” 
   
  艾比什么也没想,就是自然而然的说出这句话,她的表情还是木然,就像很多人说——白天是用来笑的,夜晚是用来哭的。 
   
  “因为我爱我的小店。”他还嫌不够一样继续说。“就像星星爱夜空。” 
   
  “我不爱我的家。”艾比说。“就像月亮讨厌太阳。” 
   
  “但是我喜欢你。”她继续说。“就像星星喜欢太阳。” 
   
  “我知道这没什么关系,但我就是想说,我喜欢你。”
   
  “我父母离异了,在三年前。安迷修你知道吗?这真难受,我一点儿也不坚强,但我看见埃米的时候我就想,我是姐姐啊,一定不能比弟弟还怂……沙漏生命,去它凳子腿的沙漏生命!!” 
   

          艾比越说越哽咽,到最后就像破风的旧机器什么也听不清,当她看到安迷修的眼睛的时候,彻底哭了。 不快乐姑娘终于哭了,她揪住心上人的衣襟哭的稀里糊涂的,她的手臂的皮肤漏了出来,上面的疤痕还没有好干净。 
   
  
  父母离异能带来什么? 
  除了痛苦,还有绝望。
   
  
  每个人都在说“艾比要坚强”“艾比要做的更好”“艾比要管好弟弟”艾比要怎么怎么样,但是那时候艾比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啊! 十二岁的孩子就应该玩耍就应该高兴就应该无忧无虑的对父母说“爸妈!看那个!” 
   
  而不是,对每个人卑躬屈膝; 
  而不是,只能在晚上默默哭泣; 
  而不是,不论怎么样都要强撑着笑容好像天塌下来都不怕! 
  
   
  不开心姑娘哭的撕心裂肺,她把着安迷修的衣服蹂躏的皱皱巴巴的,安迷修从始至终未说一句,现在,他张开了嘴。 
  
   
  “我很抱歉这么久才拥抱你。” 
  “我也是沙漏生命者。我不是个擅长说漂亮话的人,但是我会陪着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们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但我们能掌握生命的宽度。我知道这话很土,但是我的确不会更好的了。” 
   “然后,我也喜欢你。很抱歉,这么久才拥抱你。” 
   
   
  艾比哭的更凶了,她埋在安迷修的脖颈里大哭,每滴眼泪挣脱眼眶都带走怯懦,艾比的脑子乱哄哄的,父母、埃米、安迷修、沙漏生命围着她绕来绕去,最后她几近愤恨又几近解脱的喊—— 
  这一场去他妈的人生。

      敬这一场去他妈的人生。
   

———————END————————

名字如要您来自行填写,虽然只有参本的小伙伴能在本子上签。

要来找我唠嗑吗?

cn苏笙,称呼你喜欢就好,然后大老爷介意来个评论不?

最后不要脸的宣一下自己的安艾小窝

【安艾后援会】541225446

限制人数,75人满闭会。

禁止动不动脏话,文明你我他,安艾靠大家

群公告里有【安艾暖暖暖暖暖暖协议】,难以接受可以退出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