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哲

还原人物无攻受,唯拒瑞嘉吃不下。——稻哲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曲梗‖
‖给个文评吗?‖
‖腾讯与lof同步发表‖

  
  
    “妹,走了。”
  
    深夜十二点十二分,夜幕早已吞并白日光晕,一座大楼威严耸立,双层合金玻璃将汽车轮胎碾过柏油路的喧嚣与灯红酒绿隔绝在外。
  
    大少爷的伯格曼刚熄了火,房间里有两个人,一具尸体。子弹镶进了尸体的脑门,没留多少血——大少爷喜欢利索,虽然他很少利索。
  
  “嗯。”
  
    大小姐的的勃朗宁老实巴交的呆在皮匣,大小姐的眼珠转了转扫了圈房间,房间里没有多余的线索了,没有多余线索的意思是——只剩他们故意留下的线索。
  

  有点矮的大少爷嘿嘿一笑,手指一动将墨镜的镜脚挑开,然后将墨镜以自认为无比帅气的姿势架上眼睛,大小姐双手抱肩,嘴角一撇白眼一翻。

  
  大小姐的墨镜别在前胸的西装衣襟上,
大少爷指指大小姐的墨镜,又指指门外的走廊,长达50m的走廊里隐藏着参差分布的红外线激光。

  
  大小姐睹了眼玻璃上的指纹、角落的发丝与头屑、地板的烟蒂、故意拆除的录音机,挑了挑眉,说。
  
  “哥你越来越没品了。”不利索。
  
  然后大小姐将角落里的发丝故意分散开来,将地板的烟蒂用尸体的鞋子碾碎,将录音机明目张胆的放到尸体旁。
  
  当然,大小姐全程手套行事,长头发扎起来盘了脖子一圈,鞋子也给尸体穿了回去并进行了场景伪造。
  
  线索是先生总部的各个干部的。
  
  “瞎说,你哥分明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也是世界上最戏精的人。”
  
  大小姐带上了墨镜。
  

  墨镜是特制的,制造者大小姐。

  首发归大少爷,因为大小姐是天。
  
  深夜十二点二十分,混浊的红灯明明晃晃,警报轰响,硬质皮革鞋的鞋跟撞击地板,杂乱的声响鞺鞺鞳鞳——揉成一坨令人瞧睹生厌。

        这在计划之中。
  
  深夜二点零二分,大小姐换上了卫衣,大少爷也是,一沓钞票码在桌面上。
  
  “老妹我们去玩吧!”
  
  “玩啥?”
  
  “先生!”
  
  “走着。”
  
  “得嘞!”
  
  “慢着。”
  
  “干啥?”
  
  “我要把新开的小吃店吃一顿,你得陪我。”
  
  “成嘞。”
  
  
清晨五点五十五分,大少爷和大小姐开着路虎轧马路,后座还有一堆食品保温盒。
  
  大少爷是苦力,因为大小姐是天。
  
  “妹,兔子不吃窝边草。”
  
  “嗯。”
  
  “但——”
  
  “但我们不是兔子,我们是豺狼。”
  
  大小姐吸溜着可乐抢先一步说出了大少爷的话。
  
  为什么要故意留下线索?
  你说呢?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不,因为我们乐意。

  
  上午九点四十九分,大少爷捧着爆米花坐在电影院里第五排最左侧的椅子上留哈喇子,棒米花一口没动。大小姐和大少爷隔了一个过道,她啃着煎饼果子看到不亦乐乎。角落里有个便衣小哥,便衣小哥的眼神不断飘向大少爷和大小姐。
  

  正午十二点二十二分,电影院没了他们的踪迹——大小姐和大少爷甩开了先生的“眼睛”——他们的“小尾巴”,也就是便衣小哥。大少爷和大小姐坐在天台的杠栏上观赏气急败坏的“小尾巴”,笑的不亦乐乎。
  
  下午五点三十五分,大少爷和大小姐继续开着路虎轧马路,路虎后座只剩一堆空的食物保温盒,大少爷啃着一个鸡腿,大小姐吸溜着原味奶茶。
  
  夜晚八点四十八分,吃饱喝足的大小姐和大少爷看着乱成一片的总部,面不改色的面见先生,然后——
  
  大少爷一枪崩了他。
  
  大小姐将播音器打开。
  
        “我们做的。惊喜吧?刺激吧?不用谢哥就是这么大方!!!”
  
        “我们不喜欢莫须有。”
  
        大少爷和大小姐一人一句。
  
        以上行动花费了两份四十一秒。
  
  夜晚十一点四十一分,警车的鸣笛四起,先生的总部一片狼藉,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卫衣透着一股子血腥味儿,大小姐的勃朗宁里只剩一发子弹,大少爷则只剩个空壳。
  
  “老妹,我觉得我们这次干的漂亮。”
  
  “那还不快谢谢我,我可是在这地方按了炸弹的。”
  
  “是,是。”
  

  “好了和蔼的人民公仆来了,咱撤。”
  
  隔日凌晨五点二十一分,大小姐和大少爷开着路虎轧马路,大少爷的脚踝被子弹咬碎了,脸上和腰侧还有刀痕;大小姐的肩膀和大腿中弹了,还受了点炸弹的余波。
  
  “我有个朋友,咱走吧。”
  
  “嗯。”
  
  昨日十二点零零分,大小姐受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大少爷接到一通深夜来电。
  
        “你是叛徒?”大少爷。
  
  “你说呢?”大小姐。
  
  “不可能。”大少爷。
  
  “……我去社交?”大小姐。
  
  “社啥交,搞事完跑路啊,不怂。”大少爷。
  
  “嗯。”大小姐。
  
  
  隔日清晨六点二十六分。
  
  “哟,哥来了。这是哥亲爱的妹妹,叫苏黎。”大少爷。
 
  “来啦。”
  
  “可不,有酒有肉没?”大少爷。
  
  “没。”
  
  “不朋友。”大少爷。
  
  “闭嘴吧苏笙,我嫌弃你可久了,比如你娘里娘气的名字。你妹妹名字不错。”
  
  “……”大小姐。
  
  “噗。”大小姐。
     
         大少爷一脸窒息。
  
  “你们俩几个意思!!!”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