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哲

还原人物无攻受,唯拒瑞嘉吃不下。——稻哲

【安艾】叶


【安艾】叶

Preface:翠叶一样的恋爱。


  在枝上生长的叶,属于树木。

  “艾比、埃米,看,这是树。大的叫大树,小的叫小树,记住了吗?”
  “誒?那中型的呢?叫中树吗?”
  “姐你别傻了,哪听说过有中树那玩意儿啊。”

  记忆碎片零零散散,拼凑起一度被抛到遗忘悬崖的寥寥数语与点点容貌。那些片段中的人容貌都是模糊不清的,有油画被晕开的朦胧暧昧。

艾比零星忆起她的外婆——一位慈祥的老妇人,弯着腰颤着背领这他们姐弟俩去树园玩。在艾比的视角里,阳光模糊了外婆的脸庞,还有些刺痛眼睛。她揉着眼睛向外婆询问,弟弟埃米却吊着一张嘲讽脸吐槽,当然事后得到了他姐姐鼓着脸蛋“赏赐”的踩脚丫。

  紧接着艾比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她转过去仰着头看向被树影遮盖的人。笑声的来源是一个男性青年,棕发,白衬衫黑裤子,简单有型充满朝气。

  阳光正巧躲过了云彩,大片阳光打在他们身上。风吹过来,他们的的发梢都动了。再往后艾比就记不得了,这是时光在作祟。

  但艾比记得她那年12岁。

  15岁的艾比拿着干净的抹布将喷了清漆的木桌擦的锃亮,外婆家里几乎都是木制品,当然除了必要电器。她时常能从二楼百叶窗的间隙里略有模糊的看那个青年,阳光无私的普照世界,但艾比就觉得他受到了偏爱,不然为什么她永远都能在第一时间看到那个青年呢。

  那个青年大部分时间都是白衬衫黑裤子,脖子上一串兽牙项链,他几乎能和任何人攀谈,至少艾比透过百叶窗看到的是。清新的就像是树园里的嫩叶,艾比这么想。

  时间永远不肯停步,在艾比17岁那年,外婆撒手人世、入土为安,艾比在外婆走的那天晚上跑到树园,破天荒的抽了支烟,当然被呛出了一脸泪,理所应当的哭的稀里哗啦。

  “嘿,小姐你还好吗?”

  抱着膝蹲坐在马路牙子上把淑女形象哭的一干二净的艾比没看他,直直的盯着对面的路灯,来人很是无奈的苦笑一下,伸手将艾比衔在嘴边烟勾走,又在艾比乱翘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小姑娘赌气在树园的马路牙子上坐了半宿,安迷修就陪了她半宿,许是盛夏的夜并不冷。

  “走吧。好好照顾你,这是婆婆交代我的。你可以叫我安迷修。”

  离开树木的叶,属于大地与风。

  19岁的艾比盯着毕业志向苦不堪言,她用笔杆敲着脑瓜,嘴巴一撇一副苦瓜脸。忽然外婆家——艾比继承的房子的壁钟响了十二下,意味正午十二点。她噔噔噔跑上二楼,将百叶窗拉上去向路过的安迷修打招呼。

  然后提着苦瓜奶茶路过的安迷修一边回应艾比,一边将苦瓜奶茶放到她家一楼的窗户台上,附赠一个建气的微笑。明明可以在一楼直接接过,但艾比偏要跑到二楼,或许是为了让安迷修抬起头微笑着看她吧,女孩子的世界是很难懂的。

  26岁的安迷修每天都要工作,中午给艾比带杯苦瓜奶茶,晚上给她做晚饭,然后再回家,小姑娘总是拒绝吃胡萝卜这另安迷修很伤脑筋。黑夜漫漫路灯尚存,星光与灯光铺在人行道上,安迷修就踏着它们回家。

  那是一个雨天,秋风吹斜了雨,安迷修又一次将苦瓜奶茶放到艾比家的一楼窗户台上,不过这次一楼的百叶窗被拉开了。艾比捧起苦瓜奶茶,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说。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安迷修愣了愣,没有回答,他已经是个有阅历的成年人了。艾比再没有说话,她拉上了百叶窗,在毛毯上披着被子捧着奶茶流着泪。安迷修手插进裤兜,靠着树园的木抽了只烟,他感觉那天的风和雨有点冷。

  25岁的艾比和她的未婚夫欢天喜地的筹备婚礼。
  她的未婚夫棕头发,喜欢白衬衫黑裤子,叫安迷修。
   
  艾比无比清晰的记得,在那个雨天的次日,是个大晴天。安迷修准时准点的在正午十二点提着一杯苦瓜奶茶出现在艾比家的一楼。这次艾比没有出现,她靠着门板踢着脚,咬着嘴唇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安迷修敲了敲门板,说。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他知道,这个门不是很隔音。

  五秒后,他得到一个姑娘像风一样的拥抱,来的快去的也快,还顺走了苦瓜奶茶。嘭的一声门关上了,算是吃了闭门羹的安迷修笑了,而一门相隔的艾比捧着奶茶抑制不住的也笑了。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摘自《万叶集》

评论(21)

热度(55)